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油气电力领衔 大能源混改强行军

来源:www.casa-soler.com 点击:1397

原题:油、气、电引领大能源混合改革

来源:今日北京商报

自去年12月以来,电力、油气等能源领域的市场化改革频繁。首先,国家油气管道网络集团有限公司正式上市,以帮助打破石油和天然气市场的垄断。随后,隶属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的黄河公司通过增资扩股引进了8名战略投资者,共筹集资金242亿元。今年,中央企业混改分流最大项目正式落地。社会资本的涌入有望打破行业垄断,为市场注入新的活力。专家指出,到2020年,能源企业仍将有大动作,但应避免“混而不改”。

密集落地

12月16日晚,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宣布,国家电力投资、黄河公司、中国人寿、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国家新闻、国家投资集团、浙江能源集团、云南能源投资、金石投资已正式签约《青海黄河上游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之增资协议》,标志着2019年中央企业混合改革最大项目落地。

作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企业,国家电力投资公司现有324家混合所有制企业,共引进非公有资本252亿元,混合所有制新能源项目253个,非公有资本67亿元。2019年初,按照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要求,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下属的黄河公司(以下简称“黄河公司”)开始增资扩股工作。最后,通过增资扩股,引进了8家国内实力雄厚的一级战略投资者,共融资242亿元。

12月16日,国家电力投资公司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钱志民在签约现场表示,这是全国最大的非上市公司股权融资项目,最大的中央企业混合改革项目,最大的能源电力股权融资项目,也是迄今为止国家电力投资公司乃至五大发电集团筹集现金最多的股权融资项目。

“国家电力投资黄河公司的混合改革和分流运动的成功,预计将使公司的负债率从83%降至63%,下降约20个百分点,大大降低公司的财务风险,优化公司的资产负债结构。”黄河公司首席财务官葛明博今天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与此同时,集团公司的清洁能源平台公司已经初步成立。为实现公司清洁能源发展战略的全面实施,在资产结构、资本保障、风险防控等方面取得了坚实的资金支持。”

从现在到年底,中央能源企业的改革经常出现大动作。12月9日,规划已久的国家管网公司成功成立,国务院SASAC、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分别持有一定比例的股份。在整合“三桶油”下的管道资产和员工的同时,社会资本也将被引入并上市。油气管网运行机制的市场化改革迈出了关键一步。

社会资本流入的“突破”和“建立”。

关于国家管网公司的成立,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进说:“这是石油天然气市场化改革的关键一步,也是国有企业向垄断领域深化改革的重要一步。”

他分析道:“国家管网公司的改革已经迈出了关键的一步,将垄断环节的网络运营分离开来。国家管网公司将上市以吸引外部资本。上下游企业全面进入市场,更多的社会资本进入。大企业改革推动了混合改革的向前发展

"管道网络2

事实上,社会资本的引入为黄河公司的新项目提供了必要的支持。今年9月29日,国家电力投资公司、黄河公司及其联合体通过招标,为青海省海南地区超高压供电项目获得了近300亿元投资405万千瓦的新能源及配套设施,项目资本金达60亿元。“该公司战争努力的成功有效地确保了对项目建设资金的需求,并帮助该公司实施了一项全面的战略。”葛明博表示:“未来,公司将继续专注于主营业务,大力发展清洁能源。”

如何避免“混而不改”

在今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加快国有资产和国有企业改革”的重点计划,并提出“深化电力、油气、铁路等领域的改革”。自然垄断行业应根据不同行业的特点,实行网运分离,全面将竞争性行业推向市场”。国有企业混合改革在政策支持下继续深化。中石化、中石油、中国南方电网、哈尔滨电力集团、中国核电建设、三峡集团等能源央企在改革中取得了重要成果。

根据SASAC发布的数据,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央企业实施了3700多项混合改革,引进非公有资本超过1万亿元,混合所有制企业数量超过70%,比2012年底增长近20个百分点。中央企业总资产的65%进入上市公司,61%的营业收入和88%的利润来自上市公司。12月7日,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2019中国国有经济发展报告》数据显示,70%参与混合改革的企业实现了相对较大的利润增长。

自2019年以来,国有企业的混合改革逐渐加速。从北方证券交易所的交易数据来看,自2019年以来,147家中央和地方国有企业通过北方证券交易所的混合改革引入了687.7亿元的社会资本,同比增长62.3%。从具体分析来看,电力、石油、军工七大重点领域的企业混合改革项目数量有所增加;信息技术、新能源和高端装备制造业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混合改革项目数量增加;发行控股权的混合改革项目数量增加;投资者的种类不断丰富;非公有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混合改革的积极性提高。

"改革的步伐越来越快。起初,许多混合改革的章程没有被取消,许多政策法规不明确。现在,混合改革已逐步进入有序、积极、稳定的状态。尽管前进中有许多困难,但下一步是可以预料的。2020年,能源企业的混合改革将会有更多大动作。”李进说道。

在李进看来,“混合改革的困难主要在于‘混合而不变’。名义上“混合”,资本进入,但变化不是很大。仍然有点“雷声大,雨点小”。它的形式还不错,但它哭得更多,做得更少。多混合,少改变。多运动,少效果。这种现象仍然存在。”

"国有企业混合改革的核心是吸收社会资本进入传统的国有或控股企业,但总的来说,进展甚微。问题是社会资本和私人资本不愿意在混合改革中放弃主要的控制权。由于这些资本的资本实力有限、技术水平低和管理水平低,进入大型国有企业后的股权比例很小,很难获得发言权。”董秀成建议,应该交给市场的东西必须交给市场。竞争是最有效的资源配置机制和手段。未来改革必须突破的是政府角色的转变,从直接控制者转变为市场监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