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活在宗师之后 Ian Callum创造的汽车新时代

来源:www.casa-soler.com 点击:555

[汽车新闻网报道]一个大师接一个大师是很难的。这就是梅赛德斯-奔驰设计师布鲁诺萨科宣布退休时的感受。不管设计师有多优秀,在前任大师的阴影下,他们看起来都很渺小。捷豹的伊恩卡勒姆经历了这样的困境。

捷豹曾在着名的皇家艺术设计学院设立杰夫劳森捷豹奖学金,纪念他们伟大的设计师杰夫劳森。杰夫劳森设计了着名的捷豹XJ220、95 XJ、96 XK、98 S型、01 X型和04 XJ。杰夫劳森(Geoff Lawson)为捷豹工作了15年,他为捷豹注入了丰富的优雅。杰夫劳森于1999年去世后,伊恩卡勒姆接任捷豹设计总监。在此之前,伊恩卡勒姆(Ian Callum)也是海外着名设计师,他领导阿斯顿马丁DB7和格格的设计。然而,杰夫劳森将赋予美洲虎的灵魂存放得太久了。伊恩卡勒姆很难给美洲虎注入更多生动的基因。

活在宗师之后 Ian Callum创造的汽车新时代

曾在巴黎车展上与伊恩卡勒姆聊过杰夫劳森的事。伊恩卡勒姆(Ian Callum)说,“杰夫劳森在去世前几年设计了许多模型。根据产品周期计划,我负责的设计任务只是对它做一些小的改变。2007年的XK是第一辆完全由我设计的汽车。第二年的XF代表了我的新概念。自从我来到捷豹已经快十年了。”伊恩卡勒姆(Ian Callum)10年间的表情极度夸张,用双手指出了10年的长度……

杰夫劳森领导捷豹设计时,捷豹品牌口号是“华丽”。大卫狄更斯喜欢用的这个维多利亚时代的词的意思是“华丽的”。捷豹中国的广告团队用“惊艳”来翻译这个词。在考文垂与伊恩卡勒姆的一次工作午餐中,有人问他会用哪个词来形容捷豹品牌。我认为他给我的词是“华丽的”。伊恩卡勒姆绞尽脑汁了一会儿,决定回答一句“一辆漂亮的快车”。后来捷豹的中国团队将其翻译为“优雅、迷人和充满活力的激情”。“华丽”和“漂亮的快车”的区别反映了大师在设计理念上对大师的颠覆。

Geoff Lawson的捷豹车主可能更喜欢读《大卫科波菲尔》,而伊恩卡勒姆的捷豹车主可能更喜欢读伊恩弗莱明的小说《赌场恩仇记》。当伊恩卡勒姆(Ian Callum)为了追求更现代的设计而赋予捷豹动感线条时,许多老式车主提出抗议。然而,市场很快证明伊恩卡勒姆(Ian Callum)是对的,XF、XJ和XK都取得了巨大成功。有一次当谈到X型时,我问伊恩卡勒姆,他对杰夫劳森(Geoff Lawson)和其他前捷豹设计师追求的古典主义和保守风格有何看法。Ian Callum立即纠正说,我不能用保守的风格描述任何一代捷豹。“捷豹的设计基因一直延续到二战后的今天,都是领先时代。E型车、第一代XJ、XJ220和当年的第一代XK都比他们同时代的人更现代。因为设计风格太成功了,每一代风格都持续了太久。但捷豹品牌幸运的是,每一代设计总监都能让该品牌回到时代的前沿。”

我曾经是英国杂志《car》中文版的主编,那次工作经历让我认识了加文格林。加文格林曾是《car》英国版的主编,也曾担任路虎捷豹的公关总监.多么有趣的生活经历。伊恩卡勒姆(Ian Callum)在2007年设计XF概念车时,加文格林被邀请秘密参观。加文格林(Gavin Green)对当时的感受描述如下:20世纪60年代女性焚烧胸罩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社会变革,女性不想受到任何束缚和阻碍。捷豹XF概念车放弃了旧的木制装饰品、手铐和“复古”标签.捷豹不仅是一个奢侈品牌,还希望其他人把自己视为一个优雅的奢侈运动品牌。

同样在2007年,伊恩卡勒姆在一次媒体采访中提到了他自己收藏的福特库佩飞车手罗德1932。很难想象设计阿斯顿马丁DB7的人会喜欢这款非常规汽车。但是伊恩卡勒姆(Ian Callum)解释说,1932年的福特跑车代表了那个时代的革命精神,充满了对自由的渴望。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再次认为它是一辆经典的汽车。伊恩卡勒姆(Ian Callum)也可以用这些描述来描述他在接下来几年里设计的几款新车。

2010年,我在英国一座私人城堡参加了捷豹XJ的预发行活动。我和伊恩卡勒姆就捷豹未来的产品进行了深入的交谈。应该有一辆比XF更紧凑的捷豹,而且差不多有3个系列?是否有比XK更便宜的捷豹,纯粹是为了驾驶乐趣;有捷豹越野车吗?伊恩卡勒姆说一切皆有可能。拥有XK般驾驶乐趣但更便宜的最后一款捷豹是F型。至于越野车,正是C-X17在今年的法兰克福车展上引起了轰动。

说到豪华SUV,我必须提到2012年发布的宾利SUVEXP 9 F。这是过去十年来汽车行业最糟糕的设计之一。英国记者本普尔曼(Ben Pullman)关于EXP 9 F的文章标题为《car》。他在文章中最经典的评论是“比路虎更长更低,比cayenne更高,比二者都丑”(比路虎更长更短,比cayenne更高,比二者都丑)。)本普尔曼(Ben Pullman)严肃质疑EXP 9 F是否被描述为宾利的设计总监范布勒克尔(Van Braeckel):它的正面灵感来自慕尚。我采访过范布拉克几次。在过去的十年里,他重塑了宾利的形象,但他在SUV项目中遭遇了失败。今天,他不再是宾利的设计总监。大众无法忍受EXP 9 F带来的羞辱:“伊恩卡勒姆能有更好的运气吗?捷豹似乎能够避开运动型多功能车这个词。他们自称跨界,但似乎没有媒体相信。事实上,我们可以理解捷豹担心消费者会将“功能”而不是“优雅”和“运动”作为捷豹品牌的第一联想词。XF和5系列、XJ和7系列的竞争优势绝对不切实际。伊恩卡勒姆(Ian Callum)在接受《《我是宾利设计师,求您放过我吧》》杂志主编史蒂夫克洛普里(Steve Cropley)采访时说:“起初我也坚信捷豹不应该设计SUV。开发XF时,我在许多新兴市场做了研究,从而改变了我的观点。他们对跑车的理解不如我们传统。C-X17是他们的跑车。然而,设计捷豹风格的运动型多功能车非常困难。一方面,我们需要将自己与路虎区别开来。另一方面,我们需要注入捷豹设计基因。最初的设计让我非常失望。很难在好看和畅销之间取得平衡。”

英国着名评估编辑本巴里(Ben Barry)也表示,伊恩卡勒姆五年前并没有想到将捷豹的运动基因注入SUV的体内。也许,因为伊恩卡勒姆是苏格兰人。伊恩卡勒姆曾经自豪地说:斯科特瓦特改进了蒸汽机,贝尔德发明了电视,贝尔发明了电话.苏格兰人比英国人更愿意适应世界的变化,改变世界。“C-X17是为新一代消费者设计的,在一些国家,它代表了最纯正的捷豹精神。”也许是为了表明他的颠覆性态度,C-X17概念车选择了苏格兰颜色蓝色。如果你读《autocar》,我相信你能理解蓝色背后的含义。苏格兰士兵在与传统征服者战斗时,脸上抹上蓝色。《《勇敢的心》》杂志的撰稿人杰森巴洛(Jason Barlow)(《Top Gear》杂志的前编辑)在一篇评价C-X17的文章中指出,很少有汽车设计师希望通过SUV车型来展现自己的想象力。C-X17做到了。你首先闭上眼睛想象美洲虎越野车会是什么样子,然后睁开眼睛看到C-X17。你一定认为这超出了你的想象。在这辆概念车中,你可以清楚地看到美洲虎的F型基因。

杰森巴洛(Jason Barlow)还提到伊恩卡勒姆的C-X17有幸“遇见”捷豹的新底盘平台 iQ[A1]智能全铝架构。这种结构非常轻,具有更高的强度和更好的柔韧性。这为车身设计和内部布局提供了更好的空间。此外,捷豹在电子方面的专业知识是五年前的八倍。这也是捷豹最近愿意谈论很多技术的原因。杰森巴洛认为C-X17应该出现在斯皮尔伯格和汤姆克鲁斯的电影《car》中。C-X17是未来的汽车,伊恩卡勒姆是走在这个时代之前的设计师。

伊恩卡勒姆(Ian Callum)是否是一名成功走出大师阴影的设计师,可能要在许多年后进行评估。他自己的才华、捷豹近年来在技术上的进步以及他在财务报表上的成功都帮助了他。在C-X17的内部,没有像宾利EXP 9 F那样华丽的木质装饰,这再次让我想起了几年前加文格林(Gavin Green)说过的话,伊恩卡勒姆“燃烧”木材,想要颠覆传统……

伊恩卡勒姆的前任杰夫劳森(Geoff Lawson)设计了一款没有取得真正成功的3系列杀手3354X-Type,而捷豹却没有推出继任者m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