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中国当代艺术最重要一员黄永砯逝世 享年65岁

来源:www.casa-soler.com 点击:761

原标题:黄永平,中国当代艺术最重要的成员,因病在巴黎逝世,享年65岁

新京报(记者刘震)。据雅昌艺术网报道,中国当代艺术潮流中的重要艺术家黄永平于北京时间10日或20日在法国巴黎因病去世,享年65岁。

黄永平,1954年生于福建,被认为是中国当代艺术最重要的成员。1977年,黄永平考入浙美油画系。回顾黄的成长历程,反抗和批判的精神始终存在。他“反叛”的线索始于大学。毕业后,他直接用工业喷枪和油漆代替画笔进行创作。黄永平也一次又一次地批评艺术体系,强调画廊是坟墓,画廊里展示的一切都是僵尸。在美术馆学艺术是不可能的。

1986年,黄永平、林春等人在福建创建了“厦门大道”。它是85个新艺术趋势中最具颠覆性的艺术流派。1986年9月,他们发表了《厦门达达一种后现代?》,公开宣称成立这个团体的目的是为了进一步“制造和参与混乱”的民族先锋运动。进行了一系列“对艺术画廊的攻击”。

1989年5月,黄永平应邀去巴黎参加《大地魔术师》展览并定居法国。黄永平认为法国给了他一个新的背景。虽然语言起初不清楚,但今天它可能仍然是一个障碍,但是“所有的障碍都不会影响交流”。法国生活也给他提供了一个新的官方身份。他不再是高中时的“黄老师”,而是作为一名艺术家与西方一些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一起工作。

从《通道》 《黄祸》讽刺和批判移民问题,到《蝙蝠计划》充满反对美国霸权的民族主义,再到《2002年6月14日的一场足球赛》讽刺美国在阿富汗的政策,黄永平的许多作品都对时事做出了直接的评论。黄永平与蔡国强、徐炳、顾文达一起被称为实验艺术“四驴孔”,是装置艺术的代表人物,但黄永平本人并不认同这个名称。

1987 Device 《中国绘画史和现代绘画简史在洗衣机里搅拌了两分钟》

黄永平在艺术界的混乱也包括他最着名的早期作品《中国绘画史和现代绘画简史在洗衣机里搅拌了两分钟》。1987年,黄永平把所谓的浙江和美国学生的艺术圣经《现代绘画简史》和《中国绘画史》扔进洗衣机。搅拌了两分钟后,中西艺术变成了一堆纸浆。黄永平让洗衣机充当思想者,思考的结果是将“一堆纸浆”放在一块碎玻璃上,然后放在纸箱上。

对于这部作品,黄永平的解释是:“在中国,当提到中西文化、传统和现代的关系时,我们经常讨论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或者如何将两者结合起来。在我看来,把两本书放进洗衣机两分钟比试图解决问题更有效,也比无休止的争论更合适。”

一开始,黄永平通过颠覆艺术史、艺术价值及其认知规律,征服了世界艺术界。在法国定居后,黄永平在创作大型装置时如鱼得水。

在2011年3月798当代唐朝艺术中心的“轨迹”展览上,黄永平展示了一个名为《专列》的装置。一个巨大的鱼头拖着马车。头部“生长”了各种动物的头部,包括老虎、水牛和马。马车上装饰着老式的会议室和娱乐室。

事实上,早在20世纪90年代,黄永平就开始用动物和昆虫创作作品,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世界剧场》。20年后,黄永平仍用动物等符号创作《专列》,艺术界对它的评价也呈现出两极分化。有些人认为这只是一个没有艺术性的高成本作品。例如,年轻的艺术评论家盛伟说,“这些曾经聪明的艺术家近年来一直在重复自己,停滞不前。”然而,策展人顾振清认为,黄永平的创作善于运用物理造型,他的所有作品都充满了正义的话语。“这部作品仍有黄永平的智慧。用动物头代替机车是对工业革命带来的现代文明的质疑和反思。”

以下内容来自《新京报》2014年的一篇报道(作者:李建亚):

“接近”黄永平

黄永平作为一名艺术家,应该怎样做

1989年,乌龟的形象出现在蓬皮杜艺术中心《爬行物》的“地球魔术师”展览上。1993年,大量的动物和相关图像开始出现,并在1994年《世界剧场》达到高峰。受“圆形监狱”的启发,黄永平在一个中心周围设计了许多抽屉,然后将数百种昆虫和爬行动物放入其中,计划一场残酷而致命的反昆虫战斗。

关于艺术创作中动物的使用,黄永平告诉记者,他不是动物保护者,他在创作中使用动物作为隐喻。动物处于人类社会的边缘。动物被人类食用和观察。在人们看来,动物总是次要的东西,因为人们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动物在嘲笑人类。虽然动物被人类使用,但它们也是反生产的。人们不能主宰一切,事实上他们被另一种东西所主宰。”

反对宏大叙事

黄永平的创作在中国多次亮相,都被一些艺术界视为宏大叙事的整合。

《千手观音》具有高达18米的巨大质量,《专列》是长达21米的鱼头列车。然而,黄永平并不认为这意味着宏大叙事。

《千手观音》

黄永平告诉记者,“自从达达在厦门以来,我一直反对宏大叙事,也就是驱散宏大叙事。”《千手观音》中的1000只手实际上是他眼中的一只手,除了左手,这只手是右手。《马戏团》中的“世界末日”问题似乎是一个大问题,“事实上,这也是一个非常小的问题,因为所有人都有自己的世界末日。”

缺乏直接回答的能力

根据哲学家王敏安的说法,黄永平有能力解释他的文本,无论是一个单词还是一个文本,从他的方式来解释它。

为了让人们感觉到当代艺术和艺术创作中的诠释之间的联系,黄永平告诉记者,这是因为它对概念上的问题采取了回避和迂回的方法,“因为我没有能力直接回答你。这没什么技巧。如果你有能力,直接回答。”

达达永远不会死

谈到黄永平,他早期在厦门达达的艺术实践不容忽视。回顾那个时期,黄永平说变化是重要的,他现在绝对不会提到达达,因为达达已经不在今天的语境中了。“但不能说当时的背景与今天相比不重要。我可以说达达会不断激励许多许多年轻人。他们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回答这个问题。达达永远不会死。”

北京新闻记者刘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