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保6”话题热度持续:专家预测2020年增速目标6%左右

来源:www.casa-soler.com 点击:605

原标题:“保6”的话题仍很热门:专家预测,2020年的增长目标将在6%左右,这将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Source:21世纪经济报道

End of Year。2020年中国经济是否会成为“保6”,引发了经济界的诸多讨论。

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在今年第三季度放缓至6.0%,达到了今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区间的下限。随着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计划的完成,2020年的经济增长速度对实现“翻一番”意义重大。

许多接受采访的专家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中告诉记者,预计2019年中国经济将保持在6.2%左右,2020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可能设定在6.0%左右。如期实现2020年“两个翻一番”的目标并不困难,经济增长目标也有更大的回旋余地。

中国的人均收入有望在2019年突破1万美元,正面临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阶段,这需要一定的增长率。分析认为,基于稳定增长的需要,2020年应进一步加大反周期调控力度,货币政策仍有放松空间。

“两双”压力不大。

"最近,PMI等领先指标显示出回暖迹象,反周期调整政策也在继续。第四季度的经济可能略好于第三季度,全年国内生产总值预计将保持在6.2%中国政策科学研究协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中告诉记者,今年前三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6.2%。尽管第三季度下降至6.0%,但第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可能会略有回升。

根据这一预测,徐洪才预计中国明年的经济增长率将在6.0%左右。

"最初,经济普查没有被考虑在内。第三季度只有6.0%。很多人都很担心,因为根据原来的估计,要达到“两人翻一番”的目标,今年和明年必须达到6.2%。有一些压力。然而,第四次经济普查将使2018年的国内生产总值恢复到近1.9万亿元,因此,明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翻两番”的目标并不困难,明年的增长空间将更大,约为6%,但降低这一数字并无坏处徐洪才表示,如果今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2%,明年5.6%或以上的经济增长将是目标的两倍。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主任牛莉也认为,2020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可能设定在6%左右。

”在第四次经济普查之前,我倾向于认为明年我们必须“保护6”,这是底线,否则我们将无法将人口数量增加一倍。然而,在第四次经济回顾中,去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近1.9万亿元,比2018年的最初几亿元增长了2.1%。所以我认为明年将目标设定在6%左右就足够了。即使经济略有下降,只要不超过6%,也不会影响到翻一番目标的实现。”牛莉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中告诉记者。

徐洪才强调,虽然明年的目标可能在6%左右,但在实际操作中应该尽可能“保证6”。从长远来看,中国经济不会以“翻两番”告终。这个目标明年肯定会实现。“保护6”的原因是,中国将努力在未来几年内成功摆脱中等收入陷阱。

根据最新数据,2018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92万亿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9700美元。今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将超过100万亿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超过美元,这将是一个非常可能的事件。根据世界银行设定的标准,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1.3万美元,已经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徐洪才说2025年将是中国经济继“两倍”之后的一个重要时间点。预计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将在6年内增长至少30%,从而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国家,收入超过1.3万美元。

在他看来,这并不容易。一方面,上述标准是以美元计价的,而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是以人民币计价的。近年来,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

在牛莉看来,中国经济仍面临很大压力。一方面,外部环境极其复杂严峻,世界经济仍无好转迹象。欧洲、美国和日本的经济显然正在倒退,经济和贸易摩擦仍在继续。另一方面,中国还有许多短期的突出问题和矛盾需要解决。新旧动能的转换和经济增长速度的转变仍在继续。

徐洪才认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正在改变,过去过分依赖投资和出口来刺激经济增长的方式已经不可持续。从人口统计学的角度来看,老龄化社会正在加速,新生婴儿的数量正在明显下降。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应该加倍努力保持稳定的经济增长,防止经济过快回落。

在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中,外部需求对增长起到了一定的拉动作用。外贸顺差正在扩大,顺差可能达到3800亿美元。在此之前,外贸顺差多年来一直在萎缩。

但徐洪才认为这不是好消息,而是盈余下降。这是因为进口增长非常疲软,出口疲软,进口疲软。预计明年将难以维持。2020年,不能指望外贸顺差对经济做出积极贡献。如果投资和消费仍然如此疲软,经济下行压力将会更大。为了将中国经济保持在6%左右,中国必须增加内需。中国需要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快反周期调整,充分发挥投资在稳定增长中的关键作用。

徐洪才说明年赤字飙升的空间可能会上升到3.0%,并且会进一步减税和收费。与此同时,基础设施建设预计将进一步增加,财政支出可能会适度扩大,但这个幅度不会太大。反向周期调整不会导致大规模刺激计划。未来投资必须“将优质钢材放在前沿”,以提高投资效率,优化投资结构,避免新的产能过剩。

政府在增加投资的同时,也需要通过改革创造良好的商业环境。例如,打破某些行业的垄断,加快混合所有制改革,扩大对外开放,调动私人投资和外国投资的积极性,这两者目前都承受着相当大的压力。

私人投资在过去几年有所下降,投资信心不足。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金融机构“惜贷”、“拒贷”等顺周期行为继续存在,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成本高的问题依然十分严重。外国投资也面临双重压力。一方面,对外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一些产品面临更高的关税。另一方面,国内劳动力、土地等因素的成本继续上升。

徐洪才认为反周期调整对于稳定增长是必要的,但是中国的中长期经济增长仍然需要通过改革来提高其潜在增长率,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一个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和新旧动能转换的过程。

大规模刺激是不现实的

如今,消费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然而,随着消费增长率趋于下降,对经济增长的支持也有边际减弱的迹象,汽车消费继续下降。

徐洪才说,近年来居民的消费杠杆比率持续上升,积累了很多风险。稳定消费的关键是增加居民收入,特别是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形成橄榄型收入分配结构,这不仅能为拉动消费提供支撑,也是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

至于货币政策,徐洪才表示10月底广义货币(M2)增长了8.4%,这是一个相对稳定的水平,未来还有适度宽松的空间。不超过9%的M2是可以接受的,而0.5%的放松已经是一个合理范围的限制。即使当前的货币供应率保持不变,随着经济的逐渐衰退,宽松的货币供应也可能导致通货膨胀

徐洪才指出,应该通过养猪和增加供应来缓解消费物价指数的快速上涨。生产者价格指数持续低迷,需要通过扩大需求来解决。货币政策仍有空间,但大规模刺激是不现实的。

牛莉还认为中国近年来越来越重视高质量的发展,这显然不是通过洪水灌溉获得的。

关于一些经济学家提出的明年经济低于6%是否会影响就业的问题,牛莉认为经济略低于6%不会造成严重的就业问题,因为服务业在中国经济结构中的比重持续上升,服务业刺激单位国内生产总值就业的潜力远大于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

"今年,美国失业率创下近60年来的新低,为3.5%。日本甚至降至2.2%,为26年来的最低水平。但是,前三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仅为2.3%和0.9%,这与发展阶段、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有关。中国服务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以上,全年实现1100万个就业岗位的目标并不困难。这不是“保护6”的充分理由。”牛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