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商业资讯 » 正文

梁平:诗人不能在现实面前束手无策,相较于“怎么写”,更当潜心思考“写什么”

来源:www.casa-soler.com 点击:1577

回归现实。

以诚信开创新时代

梁平|文

郭田蓉/画家

1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中国诗歌的悠久历史是壮丽的。其中,我们可以清楚地发现诗歌写作的现实与人类进步和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几乎没有间断或中断。自《诗经》的原始源头,楚辞与汉赋、魏晋南北朝诗歌、唐、宋、元、明清文学,这种关系完美融合,成为中国诗歌的优秀传统,具有突出的主脉。在新诗的百年历程中,在新文化运动后的主线上,诗人密切关注现实,展现自己的存在,反映了时代的宏伟和微妙,这一直是中国新诗无止境成长的主线。从古至今,许多杰出的现实主义诗人和现实主义作品数不胜数,栩栩如生。可以说,中国诗歌传统中蕴含的伟大现实主义精神是中国文学的宝库,是贯穿中国诗人血脉的强大基因。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已经过了很长时间。虽然各种各样的诗歌都是火热而耀眼的,但诗歌与现实的联系越来越弱。许多诗人的创作和我们脚下的土地随着我们的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们逐渐远离了现实世界中的烟火。他们已经到了让我们热血沸腾,让我们“热泪盈眶”不知道去哪里的地步。人们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她。我做出这样判断的原因是因为我在中国诗歌的舞台上。从新世纪开始,我已经做了15年《星星》的主编,然后是《草堂》的主编。到目前为止,我一直非常重视中国诗歌的传统,并一直在为继承和发扬这一传统做出明确的努力。十多年来,这两份诗歌出版物《星星》和《草堂》开设了一个“非常现实”的专栏。这个专栏的目的很清楚。目的是在中国诗坛宣传伟大的现实主义精神,引导和鼓励诗人走出象牙塔,面对我们的社会和时代,面对火热的现实生活,面对人民的喜怒哀乐,“文化的变迁与世界有关”(《文心雕龙时序》),为人民挺身而出,为时代立下一份遗产。

客观地说,作为一名资深编辑,我近年来做得非常努力。很难剪下每一份手稿。我总是不愿意这样做。我很少看到任何优秀而令人震惊的作品。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坚定不移地坚持下去,因为这是中国诗歌的传统,这是一个宝库,这是中国文化血液中最重要的基因。尤其是在今天,更有必要提出诗歌,并有充分的理由使其回归现实。用我们对国家和人民的真实感情,我们可以真正触摸这片土地的气息和人民的心跳,这样我们的写作将与我们的时代有关系,留下一道划痕,用经得起审问和考验的正直的品牌来标记我们的时代。

2

重申并倡导诗歌回归现实,而不是为诗歌制定规章制度。诗歌创作和其他文学创作一样,不需要规章制度,但诗人必须有道德标准。中国的社会转型已经变得立体而深入。社会细分和逐渐定型的社会形态所带来的新问题、新经验,使诗歌的道德力量、诗人的责任和义务成为不可回避、不可忽视、应该成为诗人的意识。任何诗人都不会生活在真空中。诗歌创作的方向、原则和态度应该明确。

一个真正杰出的诗人应该承担责任和道德,他的作品应该与这个时代紧密相连。现实生活给了我们无尽的财富。了解现实就是了解我们自己。我们不仅需要了解它从我们习惯它的时候起的变化,还需要探索社会形式、人们的思想和精神世界的演变。现实不是一个模糊和虚假的概念,不是简单的油、盐、酱和醋,不是土地和庄稼、城市和霓虹灯,而是我们生活和精神向外延伸的重要基础。

诚然,就文学概念而言,直接进入现实并不容易,这需要沉淀和发酵。然而,就诗歌而言,我一直认为有必要及时而敏感地介入现实。这种干预也应该是三维和深入的。它从不同的经历和视角唤醒了诗人的发现和融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诗歌创作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转化为诗人个人的精神承诺。问题不在于这种个人承诺,而在于诗人作为个人如何与社会和时代交流,并发现自己在现实中。这种沟通和整合是对现实的干预。只有真正的干预才能真正书写现实。在这里,我需要强调的是,诗人不能在现实面前束手无策,失去进入的能力。

回归现实是为了明确现实的书写。这不仅是诗派现实主义的原则和方向,也是一种严肃的创作态度。这种态度不仅继承了中国诗歌的传统,也印证了“诗歌是生命的表达”的本质。现实主义写作与伟大的现实主义密切相关。然而,现实主义写作并不是现实主义的专利。其他诗歌流派能够也能够持有这样一种创造性的态度。只是路径、视觉、位置和表现不同。现实是我们生活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是我们的生活道路和精神道路。

3

诗歌是人类思维和现实结合的伟大产物之一。所谓“感受情境,表达心声,表达感受,表演技巧”是强调真实感受的重要组合。只要有真情实感,不同的写作主题就会给诗歌的形式带来“可能性”。这种可能性是诗人将机会与必然结合起来的“可能性”。“可能性”可能是开始、过程或结果。

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在为“写什么”和“如何写”而挣扎。这两个问题是写作立场和态度以及写作技巧。虽然在许多情况下,人们一致认为这两个问题同等重要,但事实是,诗歌创作实践中的问题是显而易见的。我不得不承认,在诗歌中,我们玩弄技巧、概念和语言。我们玩各种各样的把戏,但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们也喜欢它。这要求我们保持高度警惕。我们更期待的是温度、思维、烟花和血肉的现实。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迫切需要从心底思考“写什么”。现在中国诗坛上还有一个历史悠久的奇怪现象。从新时代到新世纪,再到新时代,各种各样的人都有自己的方式,各种各样的任性,各种各样的无拘无束的诗冠遍布世界各地,世界像万花筒一样飞舞。各种奇怪的事情都是不同的,好的和坏的是不分开的。在我看来,这是诗歌中最大的不诚实。这种情况严重损害了致力于中国诗歌健康发展的群体,也严重损害了诗歌本身。

我是一名编辑和诗人。诗歌运动和流派在20世纪80年代激增。我没有参加任何流派或运动。其中,许多将军和中流砥柱是朋友,他们的情绪一点也不受影响。在我看来,参与的可能性不超过两种:一种是聚在一起取暖,加速影响。另一种可能性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近亲写作和门户写作会无意识地形成。诗歌写作有许多风格和技巧,抒情和反抒情,传统和现代,口语和非口语,所有这些都可以分离,补充和渗透,而不是二者。就像武术专家一样,每个专家都有自己独特的技能,而真正的专家也可以熟悉和掌握18种武术。我承认我是这个城市的作家,我的现实是我的城市。我喜欢在我居住的城市里寻找一个入口,并深入这座城市。现代文明催生了城市化进程。农村和乡村正在逐渐消失。这座城市已经成为人口集中、人类情感和欲望的集散地。因此,我非常重视对城市精神的认同和思考

人们常说,诗人写的是别人听不懂的诗,书法家写的是别人听不懂的词。这实际上是对“捉弄他人”最微妙的诠释。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把别人的无知当作自己的骄傲。写作可能是虚幻的,一个人不可能是虚幻的,如果一个人是虚幻的,他可能是傲慢的。诗歌的道路和方向是来回的。如果你能理解或不能理解,它是可以建立的。它的构造方式、叙述方式和审美取向都有独立的品质,但你不能独享。自尊是诗歌写作中最大的不诚实。我们可以欣赏自己的语言系统和思维系统,但我们不能骄傲自大。特别是,我们需要学会以这种方式欣赏他人,并在写作中不断为自己创造陌生感。

milosz(右)和brodsky

我喜欢milosz。他是外交官、教师和流亡者。他复杂的身份构成了他生活经历的复杂性。90岁时,他还说,“在这个年龄,我仍然在寻找一种方式和一种语言来描述这个世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在花苞之后的写作主要是寻找一种和平与宁静,以及人、物、人与物、人与社会之间的联系。因为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以及社会之间存在着自然的对立和疏远。这就是我所看到的现实。我希望我的诗能在对抗和疏远之间达成和解。这是现实带给我的生活态度和写作态度的调整。

4

“新时代”已经到来。新时代有其广泛的历史内涵。每个诗人都应该热情地拥抱这个时代,为我们伟大的国家建造纪念碑,用生命之书成为历史的精神见证人。“新时代”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具有科学基础和丰富内涵的理论创新的重大成果。这是基于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取得的重大成就。这是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历史变迁过程中做出的科学判断。新时代必须具有新的时代特征、特征和精神。诗歌是所有文学门类中最敏感、最前沿的社会观察站。我们有责任写下新时代的现实。这种现实主义写作最重要的标准之一是观察、思考、解读和把握新时代不同于其他时代的特点、新品质和异质性。宏伟可以到达郎朗甘昆,微妙可以到达生活核心中最隐秘的部分。

每一代都有一代文学:楚骚、汉赋、六代骈文、唐诗、宋词和元曲都是所谓的一代文学(王国维)。

我们现在强调的现实主义写作是新时代的写作。这是一个摆在我们面前不能回避的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许多诗人过于沉迷于他们的习惯性写作,或者对他们周围翻天覆地的变化充耳不闻,或者被困在他们建立的语言迷宫中,无法自拔。他们不明白自己已经失去了广阔的头脑和视野。客观地说,许多人面对现实变得无助,失去了进入现实的能力。有些人甚至提到现实主义写作,就像坠入深渊,思维呆滞,文学思想枯竭,半天写不出完整的句子。这不是危言耸听。我想一定有很多人见过这种情况,遇到过这种情况。没有必要引用它们。我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诗人如何留在人民中间,与人民一起呼吸,分享自己的命运,不仅是为了解决诗人“写什么”的写作态度问题,也是为了解决做人的问题。一个诗人真正把自己看作是一个成年人,而不是一个产生幻觉的“名人”或“大师”,他会自觉地放弃他演得很好的“花卉生活”,真正体验真实社会的蠕动、裂变和进化,体验这个过程,感受这个过程,不会在创作中感到困惑。他会讲得很好,以真实可信的方式在读者面前展示自己的经验和想法。

现实主义诗歌写作需要找回的是人的地位。这不仅是新时期诗人写作方向的定位,也是新时期现实社会的文化要求和价值期待。一个时代有它自己的特点、特点和精神。一个时代的现实生活是它的历史背景、社会特征、生活的各个方面以及生活的味道。诗歌创作不能仅仅是一首自我怨恨的浅吟,也不能沉溺于文字游戏。诗歌必须保持健康。面对新时代,诗人需要关注人类的实践活动和社会现实,关注人类生存的多维度和精神成长,揭示现实生活的本质和时代特征,书写人类丰富而充实的精神世界。中国诗歌应该而且必须积极参与和介入这一伟大的历史进程,这样诗歌才能与时俱进,反思社会视野,与时俱进。

新媒体编辑何晶自拍照地图网

文学报纸新年文字创作在线微商

公共号码:iwenxuebao

帖子:3-2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